上影节即将开幕 这里是抢票初体验

您所在位置 华南网首页 > 音乐 > 正文
2018-06-11 12:14:05 华南网综合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

  在我传了一个得意的表情给Sama君之后,他第一时间就回我了。

  Sama:师父,什么事这么高兴?

  我:因为我抢到了上海电影节两场我想看的片。

  Sama:什么?师父这次不是嘉宾来的?说是有观影证可以换票呢!

  我:谁知道保留席有多少,没准想看的根本看不到哇!

  Sama:不过,之前都没怎么看您在贴上海电影节的讯息,完全不知道这么不爱凑影展热闹的您,这次居然这么高兴!

  我:是,就是因为知道要抢票,所以干脆低调,总不能一天到晚嚷嚷说想看哪部、大推哪部,到时买不到票怎办?这里不比台湾呐!

  Sama:也是,我对于马上要到的台北电影节也似乎没有这种压力。

  我:那是因为你这种不想升学的人没有考试压力是吧~

  Sama君没回,过了一会儿。

  Sama:师父,我刚刚看一个报导说好几部片都秒杀啊!所以您这么腻害可以抢到票。

  我:嗯……因为秒杀片都不是我的菜啊!比如像是枝的《小偷家族》,一方面它放的两场我人已经在杭州讲座,也无法看,二方面,台湾不是马上七月中也要上映了?三方面,自从去年初跟是枝“分手”了之后,现在对他的片已经没什么感觉了。

  Sama:师父你说过了啦!上次我们看完《第三度嫌疑犯》的时候,已经讲过一遍,记得您有说并不期待他的新片。

  我:本来要说完全不期待也是不可能的,但是在戛纳期间放出的一个预告,几乎打消了我最后这一点期待。

  Sama:怎么说?是哪一个?因为后来出了两个。

  我:主要是Lily Franky跟儿子(吧?)走在夜巷,蹑手蹑脚的,一个固定镜头,拍他们走来,花了一点时间,然后,他们似乎听到声音,转头去看,原来是一个女孩子在一个屋子里还哪里的(懒得再去找来看),那一则。

  Sama:所以……让您印象不好的是什么?

  我:当然,这是影片中的一个切片,我也不知道上下文。只是呢,既然是他们父子俩(?)声音转过头去,按理说,这个“视觉动力”自然是听觉,甚至可以说是主观的听觉,毕竟,观众不见得能留意到是什么声音、是不是值得注意的声音;尤其,如果要做得够写实的话,本来就不太可能听清楚。

  于是,他们转头,按说是主观听觉主宰了这个动作,这时,如果摄影机还陪著他们,即,从他们的背后拍他们“对象”应该还是转头的动作,在我感觉这个节奏比较合理。当然,如此一来,变得他们看过去的看不清楚的。

  但是,不知道这个看不清楚是不是妨碍到叙事的进展;可是想到说,即使摄影机从里头拍出来,强调了他们“看”的动作的前提下,无疑还是藏匿了被看者,所以就无所谓到底被看的对象明不明显了。

  所以简单来说,摄影机从里头跟从背后拍,差别就在于到底是强调“看”还是“听”。没有对错,大概只是对我来说,我觉得这个动作应该是强调“听”比较合理而已。

  Sama:喔喔!就这么一个镜头师父就想那么多……

  我: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

  Sama君又lag了……

  Sama:师父,我刚刚从公共号看到您有参与一个十位影评人推荐的百部必看片(不过,我看到有几部重复到,所以应该不到一百部),然后您有说最想看的两部是《东京暮色》跟《巴赞的电影》,所以您抢到的两张票是这个?

  我:《巴赞的电影》有抢,但《东京暮色》没有。

  Sama:为什么啊?师父不是超爱这部?

  我:说超爱也言过其实,我记得最近一次重看,还给了三星。当然,在“小津标准”下的三星是更严格的,毕竟要以《秋刀鱼之味》作准则,从五星开始扣起,基本上,如果《秋刀鱼之味》是五星,那么小津将没有其他片能拿五星,就是这种计算方式。所以说,超爱倒是没有。尤其,这几天忙著,断断续续重看它,结果,看了四五天了,还看不到三分之一……

  Sama:呜哇!但是师父似乎对它评价非常高啊!

  我:是的,尤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我觉得它很可能是小津战后作品中,除了《秋刀鱼之味》不说,最纯的作品。

  Sama:那……其他片的不纯又是什么概念?那这部不就基本是您心目中第二名的小津片?

  我:不是第二名。我说的纯,是因为我们都知道战后基本所有作品都是跟野田高梧合作,所以很难区分到底谁的成分高。

  包括,像《秋刀鱼之味》里头处理大儿子幸一与妻子秋子的一些戏,写实到一个不行,很难说小津真有这种想像力跟观察力把他们写得如此逼真、到位(当然也不是不可能),相信野田的影响很大。

  尤其,我们在读他们两个人的创作日记时,发现,小津多数时间就是记录吃、喝,或写进度缓慢、烦躁等等,当然,偶尔会写到他们翻阅哪本小说、哪部剧本(多数是他们自己的),或参考哪部影片(多数还是他们自己的)等等,可是,你会发现,更多时候是野田在记录创作进度。

  这确实很难说到底谁才是在剧本阶段的主导;以致于一般观众喜欢看到的那些东西(亦即很少是小津在场面调度、电影形式上的呈现)很可能来自野田的成分比较多。所以要崇拜小津,不如去崇拜野田。但是,这部《东京暮色》是出名的小津与野田意见相左的片。虽说两人还是合力写完了剧本,可是,据说野田不高兴,且还给了许多的建议,威逼利诱可能都来了。

  但小津坚持了。这也是为何日本一套电影导演的漫画里头,小津这一本(是这一系列的第一本)中有一个场景就是他得知《东京暮色》在《日本旬报》只拿到19名时,是那么地沮丧。

  随后,在《彼岸花》上映之后,有一个座谈记录(Sama:我有读过这篇。)里头也讲到小津是怎么样地不高兴人们误读了《东京暮色》,以为这部片是为年轻人发声,而小津抗议说,他作为老人,怎么可能从年轻人的视角看事情,当然重点还是老人,也就是老婆跟人跑的父亲,尽管,他的戏份确实较少且低调……这完全符合他的人设。

  总而言之,在人设上似乎亲和,且与野田合作无间的小津,这次的坚持,一定有他非坚持不可的理由。

  但,到底是什么?是在形式的呈现上吗?(这部已经完全没有摄影机运动了;且由于影片调性问题,这部显得颇沉重,跟前作《早春》有得一比;而《东京暮色》甚至是小津现存作品中最长的一部。)是在叙事轴的取舍上吗?(这部片的副轴叙事很抢眼,可以说是达到小津前所未见的复杂,算得上是他在叙事上的一次实验。)还是仅仅只是情节的发展上?(比如该不该让二女儿明子死掉?之类的。)确实不得而知,但,一定有什么,是小津想讲的。

  先不说这个动机,光说上述这些实验性,以及,不得不说,虽说调子比较低,有点灰暗,可是,画面美极了,光是DVD看起来都这么漂亮了,想像一下在大银幕的感觉吧!

  Sama:可是您却还是没有抢这部……

  我:那是因为……身为受邀嘉宾,我还有任务,但是,直到抢票的时候,我都还没被告知具体的任务,比如是主持哪一场金爵奖竞赛片的主创见面会,这些不知道,所以只能先把时间空下来。之后,随缘吧,有缘的话,就还是有机会看到它。期待台湾有片商引进。

  Sama:那我就更好奇师父另一部片抢的是什么?

  我:其实在写影评推荐时,我有拿到完整片单,但,仅仅只有中文片名,什么都没标示,所以,我也只能从中挑我知道的、看过的、喜欢的片来推荐;但有些又被别人写走了(Sama:啊不是也有重复?我:相信是后来写稿的影评人没有时间反覆确认片单、增减片单使然;要知道,我在接到这个任务后,大概不到半小时就写完我的推荐,后来来来回回修改了两次,拿掉两部片的呀!)所以就写那些。

  但,当我看到正式片单出来之后,我大惊,因为维捷德雷克竟有新片《家庭的秘密》展出!我真的几乎大叫。

  Sama:是那位拍过《有希望的男人》、《柔浪》的导演吗?

  我:是的!

  Sama:难怪您这么兴奋了。之前不晓得他出新片?

  我:不晓得啊!毕竟,他这片没有在任何国际影展露面过,完全没有它的消息。再说,感觉他根本不是捷克以外的媒体宠儿,所以相关报导都是少的。

  Sama:那所以如果师父在任务之外,还有时间且换得到票,您还想看哪些?

  我:当然小津两部不用说了,我还想看《地狱门》、《迦百农》、《编剧工坊》。

  Sama:好像不多啊~都不看伯格曼?还是其他经典片?

  我:其实还好,我也说过,大银幕体验很少带给我加分的感受。看过的片就不是那么执著了(小津这类除外),像《地狱门》以前看过画质不怎么样的公版DVD(研判不是LD转的,就是Beta cam转的),所以去大银幕看这部是必须的。顺便确认一下我恩师说的事情。

  Sama:阎老师对这部片说了什么?

  我:他说当年在法国看这部片的时候,影片开始前,有一张字卡,是谷克多声明这部片的颜色使用多么大胆,多么诗意,让他们又是如何沉醉的。但我记得我看渣DVD没有这个东西,所以想看一下修复版有没有这个哈!

  肥内老师专栏

  推荐 |“幕味儿”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。详情见:求贤

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3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资讯
娱乐
体育

城市生活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商务合作 | 诚聘英才 | 法律声明 | 联系我们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ICP备案号:11035925号 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QQ咨询:764761084
Copyright © Cn.HenNews.com Inc, all rights reserved.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华南网观点。刊用本网站稿件,须经书面授权。